又来扫墓啊

最近一直在想瑞士军刀男里 汉克对曼尼说的那句话
“我们不再需要她了
我们有彼此”

不要问我“我该怎么做?”这种问题
你其实一直清楚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你只是踌躇着不去做而已。

自成因果,莫向外求。

(主要我是地外文明。不太懂人类。)

一个日记,关于小学五年级语言规范教育,可能还有点莫名其妙半路急刹的性教育。

双胞胎今天哭了,我正在看电视的时候,她们哭着跑过来,说:"姐姐,可不可以教我们说脏话?"


"什么?不!"我立刻屁股被沙发烫到一样蹿起来。"为什么你们会说这个?"
她们开始断断续续讲,原来是这样的,双胞胎的同学都会说脏话(她们的意思是,这很酷),双胞胎因为说脏话不够粗(还停留在"你是猪""才怪"的阶段),被大家嘲笑,伤了自尊心。


我一边安慰两只小老虎一边很欣慰地想,我们小学那时候斗狠,比得都是看谁尿滋得远,这一...

整理备忘录里的日记,大部分是流浪的时候的,每一篇都那么无聊那么蠢

白日发梦,脏话连篇……

今天我终于实现了人生理想
买了一台巨他妈大的电视机

今天是宿舍阳台空调排水管的生日

happy birthday~to~tube~

它长到五岁,一直是一只认真的好排水管。很遗憾它没有牙齿,蛋糕我帮它吃了。

要做一个和鳄梨一样勇敢的人哦

那句我该对你说的话
00:39

© mondpyapojr | Powered by LOFTER